哈赫赫

嵐💙/山girl/笃/团饭cp通吃/渣画

从湖里中学开始的异国生活-1

给我方打call!

夏浣浣:

[外教型岚朋友]


小野聪x贺赫
(写给我方 @哈赫赫 的文233)
笔者个人习惯比较不爱直接用真名hhhh
写作小野聪,读作おぉの さとし


这里的湖里中学跟真正的湖里中学除了名字没有任何关系23333
脑洞归我,爱归给岚朋友!


 1
       听说学校准备招聘一名外教。
       这件事是在每周例行的教师大会上宣布的——如果一切顺利,新老师将于下个月中旬飞抵X市——其后又是一堆例行工作汇报和通知,只不过台上的人讲得慷慨激昂,在座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进去了。
       贺老师坐在第六排,腰杆笔直,脸上架着黑框眼镜,看上去极其认真的样子,正在记录教务主任慷慨激昂的讲话。但只要凑近看一眼摊在面前的笔记本,就会发现上面是一堆莫名其妙的鬼画符。
教务主任这堆屁话连她都不屑细听,更别说其他人。坐得近的还要考虑给老同事一个面子,远一些的甚至小声聊起天——像她师傅那样的也不算多,从笔触来看,大概是开始涂速写,内容不外乎恶搞讲演者的做作之态——贺老师是去年年底通过考编进入这所中学的,校方按照惯例,配了个带她熟悉业务的师傅,但这位师傅平时基本是借调教育局的,除了正常的上课时间外,很少在学校看到对方。
        而她目前做的也只是后勤方面的杂事居多。这份工作是真闲啊,闲到入职没两周就能预见未来几十年的生活轨迹。比起之前总是忙得昏天暗地的日子,现在就像提前进入退休生活,连假期都比别人多出三四个月。
贺老师将随身的东西扫进背包,站起来跟着其他人走出梯形教室。也可能是校方真的感觉到她悠闲过头,临走前竟然被留下来商讨接待新老师的事项。
 
        小野聪正在收拾行李。上月收到工作人员发来的邮件,说是邀请他参加一档新的节目,只是制作周期比较长,至少需要在高崎待上几个月时间。首先,这档节目能够得到事务所认可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。他停下手中折叠衣服的动作,回想起后来对方发给他的补充文件,上面标注的实际拍摄地点也令他感到疑惑。经纪人也和对方确认过好几次,得出的结论是,不管对参与者自身,还是对事务所而言,都是有益无害的。
        要说真正令他在意的,大概只有一件事。
 
        时间过得很快,明天新老师应该就到达x市了。贺老师“啪”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,摘下黑框眼镜,眯着眼睛浏览贴在书架边缘的便利贴上记录的对接流程。
大约有将近半个月的私人时间是耗费在“准备接待新老师”这件事上了吧。首先,贺老师需要替对方安排教职员工宿舍——这间临时居所选在校园最北端的职工宿舍顶楼,约有30平米,水电齐备,站在阳台就能看见本市最大的景观湖。宿舍是新建的,除近两年新招聘的教师以外很少有人长期住在这里,但有为各班主任及晚自习值班老师预留。贺老师是本市人,不过由于家到学校的路程基本横跨全市,平时也会选择住校。
       搞定住宿地点之后,总不能将一套空荡荡的房间直接丢给人生地不熟的外国友人吧?因此贺老师又像是突然开始了一份新兼职似的,在周末和平日下班后频繁光顾x市布匹市场和家具建材城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安排大多是根据教务处发来的资料推断出来的,此外贺老师也不时上网查询本地风景名胜和各式小吃——新老师在正式上课之前,按照惯例一般是要带着去熟悉环境的——然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经常感觉自己就是个假X市人,不然怎么会觉得这个没见过那个不知道呢。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情况,她还特意实地踩点,简直比自己预想中的“带着爱豆吃遍全市”更加尽心尽力,笔记本上的资料仿佛可以出版一份简装版X市衣食住行指南。
        出发前,“湖里人民的好邻居”贺老师四处打量这间经她布置过的小型宿舍,终于少了一些普通员工宿舍的死气沉沉千篇一律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基三都好久没上线了,可不就是爱岗敬业的时代楷模嘛!
 
       直到她独自开车前往机场的时候,还是感觉有些不妥——尽管贺老师自认前期准备充分,但校方发来的资料里没有那位新老师的照片,甚至跳进校内系统也显示no image字样,据说是与对方的肖像权有关。这就尴尬了,没个照片是要她跑进机场广播室发寻人启事吗?
        贺老师停好车后就往国际航班接机口走去。本以为周末会遇上堵车大军,没想到一路走高架过来竟然畅通得有些奇妙,现在距离对方航班降落还有半小时,led上的显示也表明这趟航班没有延误,那么接到人也就是一小时后的事情了,对于贺老师来说不算很久。出发前她还带上了充电宝,而手机本身也还有百分之八十的电,足够肝一轮新活动。
        当手机里两三个游戏同时撞上活动时间是很令人烦躁的事情,贺老师平时还要维持工作努力的形象不崩,上班时间基本不见她玩手机,下班之后倒是经常飞快闪人,可留给肝帝的时间还是不够。
 
       “请问是……贺赫老师吗?”
比如现在,贺老师正在心里欢呼雀跃即将要达成full combo通关新活动EX难度的歌曲时,就因为耳边徒然响起的男声吓得手里一抖,错过了好几个节奏点,最后这个耗费360pt的游戏以“没能成功呢”结尾。她正准备读条怒呛眼前的陌生人,又被对方一句“我是小野聪”强行熄火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这他妈就更尴尬了。
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哈赫赫夏浣浣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给我方打call!